杭州的士“车身广告”的幕后 - 深圳的士票务

深圳的士票务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繁體中文
 
杭州的士“车身广告”的幕后
   

杭州的士“车身广告”的幕后

发布时间:2019-10-08 09:57:54 
杭州的士“车身广告”的幕后 autozj.zjol.com.cn  2003年11月17日  锋线汽车   由省政府纠风办与浙江电台新闻综合频道合力打造的《阳光行动》是浙江广电集团的一档品牌节目,也是浙江传媒界一个舆论监督的阵地。《阳光行动》AM810 FM88 午间12:20首播 晚间18:30重播。热线电话:0571—88825602,88825603。手机用户可以编发短信参与节目,移动用户可以编发至077778105,联通用户可以编发至77778105。欢迎参与讨论。 也欢迎广大网民登陆“车行浙江·汽车地带”论坛http://bbsn.zjol.com.cn/Viewbbs.asp?boardID=67&ID=1852参与讨论   省城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引发争论,运管部门规定全市7000多辆的士必须统一张贴广告,违者将被处罚,出租车司机抱怨:车身广告车子主人为什么不能自己做主?阳光行动记者近日经过一番明查暗防,发现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的背后存在诸多疑点。 关注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争论背后疑点诸多 (2003年11月13日)   听众朋友,如果您仔细留意的话,一定会发现,在省城杭州的出租车上,都张贴了一些印刷精致的广告宣传画。比如,象德意电气,明视康眼科,湖墅家园等等。这些广告,与出租车的结合,就变成了杭州一条流动的风景。   然而围绕这一条风景,最近在出租车司机与运管部门之间发生了一场争议。争论的核心问题是这样的:杭州市运管部门要求全市的7000多辆出租车必须统一张贴这些广告,违者将被罚款或者扣点,而出租车司机认为:运管部门的做法与政府部门的管理手段不相符合,广告属于商业行为,出租车的司机应该自己作出选择。为了弄清这场争论的相关情况,我们阳光行动记者就采访了各个相关部门,运管部门表示出租车上贴的主要是公益类广告,比如宣传禁烟、宣传西博会等,而这些公益广告是由企业出钱赞助印刷的。而且运管部门是一分钱也没有拿。杭州市出租车同业公会、以及一些出租车客运公司却对运管部门的说法提出了强烈质疑,既然运管部门自己没钱,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贴这种商业+公益的广告呢?作为出租车经营企业又为什么不能自主选择广告业务呢?更有不少驾驶员认为运管部门的说法不可信,如果企业仅仅支付公益广告的印刷费,就可以为自己作宣传,企业岂不是都要抢着在出租车上作广告了,那么商家在出租车上作广告到底要出多少钱呢? 最近,一位杭州的出租车驾驶员朋友打进我们阳光热线,向我们反映现在出租车都必须张贴一些广告,这当中有宣传杭州西博会的公益广告,也有象得意电气、德意橱柜、明视康眼科等商业广告。据她讲,以前车上如果贴了广告,司机是可以拿到30元钱的,但是现在司机非但一分钱拿不到,而且如果不贴还要被运管部门罚款或扣点,她觉得运管部门的作法很不合理。   司机:我开出租车已经10多年了,原来车上贴广告给我们驾驶员每月30元钱。现在我们车上贴了德意橱柜、德意电气等广告,这个广告费究竟谁在拿?我们车上还有一个禁烟标志上有明视康眼科的广告,这个在我们这儿是免费张贴的,那么明视康眼科是不是免费做的广告呢?   在接到投诉后,我们阳光行动的记者特意对杭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出租车进行了观察。注意到出租车后窗玻璃的上半部分大都贴着“同聚西博,共享文明”字样的西博会宣传条款,紧挨着条款的下面同样都贴有一条同等字号的“德意橱柜”或是“德意电气”的宣传广告。也有少部分未更新的旧款出租车贴的是“湖墅家园房产”等广告。而且在出租车内副驾驶的前台,贴着一条绿色的禁烟标签,在禁烟标签的右面贴有明视康眼科的宣传广告。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出租车驾驶员,让我们先来听一下采访录音   司机1:开车最好是清洁度越光越好,后挡风玻璃的广告贴了以后,一半空间留着,没什么影响。   记者:广告是谁让你贴的?   司机1:是公司让贴的,他们让我贴我就贴了。   司机2:既然运管部门有这样不贴广告就要处罚的条例制定出来,我们也没办法,只有无奈。如果真的是公益性的广告,我不拿钱也无所谓。如果是有商业行为的话,我觉得应该有钱拿。 以上的录音当中,我们记者采访了两位出租车驾驶员。司机们讲了,贴什么东西都是公司要求贴的。作广告吗,企业肯定是要出钱的,而这些钱可能公司拿去了,反正司机没有拿到过钱。于是记者又向杭州几家出租车客运公司了解情况,几家出租车公司一听驾驶员这么讲,大声喊冤。他们都表示出租车上张贴什么广告,都是运管部门说了算,根本不是企业行为。杭州大众出租汽车有限公司的一位管理人员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谈了他个人对出租车张贴广告一事的看法。   管理人员:这些都不是企业行为,是公管处做法,其实跟公司都是没关系的,这是运管处统一部署的。我作为出租车企业的一个管理人员首先要说的是这个资源是企业的,企业是化了很大的代价的。出租车的营运权证是收费的,也就是说这个载体是企业的,尽管做的是公益广告。从市场经济角度来说,广告的发布它的所有权应该是企业的。运管部门是无权擅自在出租车上发布广告的。如果公管处要发布广告,应该与企业达成协议。   记者:那也就是说,现在是没有给企业任何费用的?   管理人员:没有什么费用的。运管部门明确要求你把广告贴好,不贴好是要处罚的。   记者:那要什么样的处罚呢?据有些驾驶员反映不贴广告是要被扣点的。   管理人员:对,这个规定我们也觉得是不合理,我就不理解,为什么出租车企业自己不能做广告。如果我是大众公司,我成立一个大众广告公司,我在自己企业的出租车上做广告,就象公交车做广告一样,它这一块广告的收入是很大的。象我们38万5拍来的经营权却无权作广告,而公交公司,政府有补贴,它却可以做广告。说到底,我们这个市场还不是一个纯粹的经济市场,我们现在计划经济的色彩还比较浓重的。上面的行政命令下来,你不得不执行的。 也难怪出租汽车企业要喊冤了,自己花大钱买了车子以及出租汽车的营运权,可是车上贴什么却不能自己说了算,而厂家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树立自己的形象,又凭什么让全市的出租车贴上广告满街满城地跑,的士司机认为,这样的做法对他们不公平。   根据出租车客运公司的介绍,出租车上张贴的广告都是由杭州市运管部门统一管理的。于是我们阳光行动的记者又采访了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出租车管理处处长邬忠良,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记者:现在我们看到出租车上有一些商业类的广告,象德意橱柜等,我想了解一下,这些商业广告的张贴是不是经过你们运管部门的同意呢?   邬:为了宣传杭州,也为了使出租车车内保持整洁卫生,所以我们在车内张贴了禁烟标志,还有在宣传杭州方面,我们在车内后挡风玻璃上张贴了西博会的标语,这些标语的印刷都要有点印刷费用,这些钱都是由带有商业性的服务啊、房地产等企业赞助的。这些钱,运管部门是一分也不收的,都是由广告公司来操作。   记者:你刚才说运管处是不拿钱的,但企业做广告肯定是要出钱的,那这些钱上哪儿去了呢?   邬:这个具体你要问广告公司,我们不插手此事。我们主要是宣传公益性为主,商业性不明显。   记者:你指的是哪家广告公司?   邬:你可以询问一下江南广告公司,它是一个独立的企业。   记者:那为什么出租车的广告业务要给这家公司做呢?   邬:因为当时这家公司和我们联系比较早,他做的公益性广告质量也不错,所以由他们来做。   记者:很多司机反映,以前在车上张贴广告,司机是可以拿钱的,现在却没有了,这是为什么?   邬:我不知道司机反映的是商业性广告还是什么?   记者:是纯商业性广告。   邬:纯商业性广告肯定是要给他钱的,现在我们是公益性为主的广告,企业只是支付印刷费而已。   运管部门表示贴在出租车上的公益宣传广告,是作这些商业广告的企业赞助的,所以我们看到出租车上就有了这种公益加商业形式的广告。因为主要目的是为了宣传“西博会”、“的士节”,是一种公益宣传行为,所以运管部门是一分钱也没拿,也就不可能再给出租车驾驶员钱。按照邬处长的解释,“德意电气”或者“明视康眼科”这些企业,都只需要出一点广告宣传的印刷制作费就可以了,不需要再额外支付费用。 让我们来作个推算,以印刷制作一张 1.5米*0.3米 的宣传条款需要10元钱来计算,杭州每辆出租汽车上贴一张,杭城现有出租车7000多辆,印刷制作费用在7—8万元人民币之间。比起在别的平面媒体上作宣传要便宜合算的多,而据记者的一位广告公司的朋友讲,如果印刷量大,制作成本还要低。如果真的只是出点印刷费就可以宣传自己的企业,那么我想很多商家都要争着在出租车上作广告了。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出租车管理处处长邬忠良回答说,的确是有很多企业来找他们,他们也是随机选择赞助企业的。但是如果出租车驾驶员不贴这些广告的话,服务资格证上将被扣掉1—2分。   记者:司机反映如果不张贴这些广告是要罚款的,有没有这个规定?   邬:这个我好象没罚过,我想宣传杭州是每个公民包括出租车驾驶员的义务和职责。   记者:但确实有这样一个规定,要么是罚款,要么是扣点,是吗?   邬:扣点是有的,出租车广告也是作为车容车貌的一部分。   记者:如果他不张贴这些广告的话,他要扣多少点?   邬:这个按照车容车貌不整洁,扣1——2分。   据记者了解,现在出租车驾驶员,每人都有一张运管部门发放的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驾驶员服务资格证IC卡,这张蓝色的IC卡上,有驾驶员的照片和证号,如果卡上被扣的分数累计到一定数目,即20分,司机就要被送到运管部门集中学习了。   驾驶员花钱买了车子,车上作广告,他们非但一分钱拿不到,不贴还要被罚款或是扣点;出租车客运公司掏钱获得了营运权,却无权过问出租车广告业务,这让我们觉得杭州市的行业主管部门的作法似乎有些霸道。那么,别的城市又是如何来解决这一矛盾的呢? 我们阳光行动记者分别对宁波、绍兴两地出租车广告管理的情况做了解。让我们来听一下采访录音。 我们宁波对出租车车身广告问题是这样解决的,市区出租车车身广告统一由一家名为帮达的广告公司制作发布。该公司每年与出租车企业或个人签定协议,每位驾驶员每季度可以拿到50元钱。宁波市政府规定,每年该广告公司必须做一些公益性广告,包括一些大型活动的宣传广告。政府有关部门在其中起到监督制约的作用,工商部门对广告内容实行监督,公管部门则重点督促落实公益性广告的制作发布,同时对影响车容车貌的广告张贴行为督促改正。 据宁波记者小翁介绍,宁波市的广告是交给一家名叫帮达的广告公司代理,司机每个季度都能拿到50元钱,运管部门和工商部门只是对广告发布的内容进行监督管理。而绍兴也是通过公开招投标,交给广告公司代理的。 绍兴的情况是这样的,广告经营劝是通过招投标的形式来确定的,中标的一家广告公司给出租车驾驶员提供一套座椅套,并提供更换和清洗服务。一般是三天一换,如果脏了,24小时可随时更换。作为广告公司,他自己要组织广告来贴在出租车的后档风玻璃上,这个是广告公司受益。广告公司不需付钱给绍兴客运管理科和运输管理部门,也不再付钱给驾驶员。反过来说,如果驾驶员不愿贴广告,这也是可以的。 绍兴的的士司机尽管没有钱拿,但是可以享受到广告公司提供的一些免费服务。而且他们可以选择不张贴这些广告,换句话说,出租车车身贴不贴广告,驾驶员有权决定。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贴这些广告,运管部门也不会来罚他们的款,扣他们的分。 杭州市运管局出租车管理处处长邬忠良在接受我们阳光行动记者采访时,还告诉记者,他们要为西博会作公益宣传,但是运管部门没有经费,所以只能找企业赞助。目前,他们是不允许出租车作纯商业广告的。既然运管部门没钱,那么为什么一定要贴这种公益加商业类的广告呢? 我们说,既然是冠名公益广告,就有商业行为在里面,商家肯定是要出钱的,只是出钱多少的问题。显然运管部门的解释缺乏说服力。杭州市出租车同业公会的一些管理人员就对这种说法提出了质疑。   记者:据运管部门的同志说,广告的钱他们没拿,他们主要是为了做公益广告。   同业工会:这个没收钱是不可能的。过去在车上贴了农业银行的汽车贷款广告,农行出了50万,人家都调查过了。   记者:谁去调查的?   同业工会:我们的一个会员去调查的。他去了农行以后,农行人员送了他一些礼品,说你这个事就算了。现在贴的广告不是公益广告,如果说公益广告,宣传西博会,那下面贴的“德意橱柜“是什么?这个广告都是收广告费的,以前做这样的广告,起码给驾驶员30到50块。   记者:以前做的都是纯商业广告,没有添带公益广告的啊?   同业工会:这个要去查的话是很清楚的,查一下对方做广告的发票就可以了。光做广告不给钱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事情有这么多的驾驶员反映不会假的。 从刚才这段音响当中,我们大家可以听到,同业公会的同志指出,出租车上有商业广告的内容,企业肯定出了钱,而且不是小数目。决不是出一点印刷费就可以做广告。同时,他们认为作为出租车无论是公益广告还是商业广告,都不应该贴,这些张贴的广告从某种程度上讲,对驾驶员安全行车有影响,他还举例说,曾经有车子年检时,交警就要求他们驾驶员不准在后车窗上贴东西。   同业公会:不应该在车上做广告,这很清   记者:你认为公益性广告能做吗   同业公会:也不能做,这个出租车怎么能做广告呢?出租车做广告影响交通安全哪。因为贴上去后,反过来光线不是很好嘛。以前照道理来讲,出租车上是不应该贴的,以前我们去年检的时候,交警要把这些东西撕掉的,后来,行业部门、营运部门、管理部门相互协商不要撕掉,叫他们做,本来贴上去是要被撕掉的,后来交警也没意见了。 随着采访的逐渐深入,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事件背后的一些情况也逐渐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了。但是到目前为止,真正的真相还远远没有被揭开,诸多的疑点,也只能如实交给听众朋友自己来作出判断了:   疑点之一:出租车广告究竟是不是商业行为?用行政手段来管理甚至处罚款车主是不是合适? 疑点之二:运管部门说自己没有拿过一分钱,而企业说出了50万才做了这个广告,那么如此之大的差价又落到了谁的手里呢? 疑点之三:宁波、绍兴等地都已经用市场手段来公开选择公司发布制作广告,而杭州的主管部门却为什么如此热衷于原来的老办法呢? 关于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的争论还在继续,阳光行动记者对于这一事件的调查也尚在进行之中。厂家究竟是否仅出了印刷工本费?广告公司究竟有多大的利益空间?负责广告监管的杭州市工商部门对此又有什么新看法?在明天的节目中,我们继续追踪报道。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本期节目策划、采访赵霞、林丽平,监制陈吾升,我是伟雯,明天节目时间再见。   本期节目听众热线参与电话内容摘要:   听到这个新闻后感到很奇怪,按照广告经营权来说,运管部门是没有权利来干涉,运管部门主要负责管理,出租车上广告只要不违反交通管理,不影响用户道路规定,运管部门就不应干涉,这个出租车车主应该跟广告部门签定张贴广告的合同。另外按照广告经营权肯定有广告费收取的,我希望你们阳光行动好好跟纠风办谈一谈。   (采访:赵霞、王建中、林丽平 主持:伟雯 监制:陈吾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省城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引发争论,阳光行动记者近日经过一番明察暗访,发现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的背后存在诸多疑点,各方的解释相去甚远。运管部门表态:张贴广告仅仅收取了工本费,广告客户坦言:获得广告发布权,必须支付高额的广告费。广告监管部门核查之后发现,此类广告未经审查批准。 关注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各方解释相去甚远 (2003年11月12日)   听众朋友,在昨天的节目里,我们主要是把出租车车身广告引发争议,各方的表态向大家作了交待,报道播出后,大家都对运管部门的说法提出了质疑,一面是运管部门说,他们一分钱也没拿进,企业只出了广告宣传条款或宣传标签的印刷制作成本费;另一面同业公会指证企业肯定出了大钱作的广告。听到这里,很多听众可能和我们一样都不禁要问,出租车上贴的广告,除了印刷制作,企业到底有没有额外再出钱呢?   面对这些质疑,我们记者决定采访在出租车上作广告的“德意电气”公司,以了解商家到底出了多少钱?记者通过查询了解到,出租车上贴的“德意电气有限公司”是杭州萧山的一家企业。我们阳光行动记者以一个同样想在出租车上作广告的客户身份,拨通了德意电气有限公司留在出租车上的电话。总机小姐让我们找市场部的涂经理,让我们一起来听一下这段记者的暗访音响。(音响商家说法)   商家:德意电气市场部,我姓涂(谐音)。   记者:你们不是在出租车上做了个广告了,做了个德意电气的广告嘛!   商家:这杭州的出租车全部是我们做的,一家做的,已经没有了,全部做下来了。   记者:德意橱柜也是你们做的?那几年以后能不能做?你们是跟谁联系的,我们想明年让我们做行不行   商家:当初也是西博会里面的一个项目之一,后来就转移过来了。要明年了。   记者:他们说出租车到处跑,效果蛮好的,你们是找哪个部门的,哪家公司的,你们这样做的话花了多少钱   商家: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了   记者:具体多少钱   商家:我们这个要好几十万呐   记者:五十万,要不要?   商家:要的,起码50万以上。   记者:广告上面的印刷是谁印的   商家:这个不是我们,是他们自己制作好的。这个做做很简单的   记者:他这个里面成本怎么样,除了印刷费,还要什么钱   商家:我们就付一笔钱行了   记者:就是总的一笔全部给他们,哪一个广告代理公司呢   商家:我也不是很清楚   记者:这个要50万   商家:他们广告公司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拿到的,要有关系的。   记者:为什么?   商家:因为这一带属于交通局吧,那交通局已经管住了,这个资源他们垄断的。 尽管德意电气有限公司这位姓涂的工作人员说得很含糊,但是我们还是听明白了,就是在出租车上张贴一年的类似冠名广告,企业是花了大钱的,至少在五十万元人民币以上,而且还要有关系,才有的作。   听众朋友,昨天我们节目播放了杭州运管局出租车管理处处长邬忠良的采访录音,细心的听众一定还记得,就在我们记者采访运管局邬忠良处长时,他曾经提到过一个江南广告公司,记者查遍黄页号簿,并上网查询,都没有查到这家广告公司的记录和联系方式。只是在拨打114询问后,获得了一个电话号码,记者按照这个号码播过去,对方说是萧山的一家广告公司。当记者询问,杭州出租车上的广告是不是由他们代理的?一位姓孙的工作人员回答说,他们没有代理杭州出租车广告业务,但是这位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了一些出租车车身广告的内情,(暗访音响广告公司)   记者:你是江南广告公司吗   广告公司:对   记者:你好,姓什么   广告公司:我姓孙   记者:我这里有件事想问你一下,我这里有个客户,他从温州过来,想在出租车上做广告,我听他们讲出租车上的广告是你们在做的,对吗?   广告公司:不是我们做的,被封杀了,除了公益广告之外其他都不做了。   记者:广告不是都做的吗   广告公司:没有,只是在副驾驶座上贴了张小小的纸头,那是私下做的,没批过的   记者:这是私下做的?   广告公司:对,私下做的,不开放的,因为有人举报的话要罚款的   记者:那么有客户要做的话就没办法了?   广告公司:对,没办法   记者:杭州做的呀   广告公司:对,萧山就 不敢做,上次有个客户拿了70万去谈也谈不好。没办法要有关系的   记者:要有关系的?   广告公司:现在有关系也谈不好有,有关系也还要有口子,大家都牙齿咬牢不准做那也没办法,现在方方面面都问题来了。   记者:那么,杭州呢?   广告公司:杭州也只是打打擦边球而已,挂个西博会的名。你要去问问杭州有关代理部门。 这位工作人员说的是萧山话,可能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没有听明白,记者的一位萧山籍的同事为我们作了翻译,这段对话的大致意思是这样的,记者表示有朋友也想在出租车上作广告,这位姓孙的工作人员说,商业广告是不能做的,是被封杀的。萧山一些出租车副驾驶前面贴的小广告,也是私下做做的,如果有人举报,是要被罚款的。同时,这位工作人员还告诉记者,曾经有客户愿意出70万,想在出租车上作广告,但是和萧山有关部门谈都谈不好,要有关系的,没有关系是谈不好的。记者问杭州出租车上不是都贴了公益加商业的广告吗,这位工作人员回答说,杭州是打擦边球,西博会的公益广告下面挂条冠名的广告。记者又问,如果要做这种公益带商业的广告要找哪里?他说这要问杭州的主管部门,这块资源是他们的,杭州具体是哪家广告公司代理的,他也不清楚。从这家江南广告公司提供的情况看,它虽然不能直接证明杭州出租车广告需要出多少钱,但是至少可以印证:德意电气方面所说的出价在50万元以上的说法是可信的。   同业公会指证农业银行曾经出50万元,在出租车上贴了有关汽车贷款的广告;目前正在出租车上作广告宣传的“德意电气有限公司”的相关部门负责人都说,花了50万元以上才有了广告发布权。我们说,无论是公益性的,还是商业性的,从形式上讲都是广告。广告的内容也已经不在重要,关键是作这些广告,企业并不是只出一点印刷制作工本费就可以了,而是要支出一笔不小的广告费。   我们大家都知道,广告的发布是要经过工商部门的审批的。那么出租车车身广告有没有经过工商部们的审批呢?杭州市工商局商标广告管理处的于忠强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说,这些广告都没有经过工商部门的审批。   工商:它这个没批准过的,以前他们要求审批这个商业性广告,但这个商业性广告不是我们一家工商局能够决定的,要我们工商局、交警、城管等有关部门审批同意以后才能做商业性广告,曾经有一个公司来我们这里申请,我们向他指出了,你要审批这个广告,要产权单位的同意。所谓产权单位就是出租车公司,你是公司的就要公司签合同,个体户就个体的车,你也要给他签,明确的合同签好以后,才能到我们这申报。我们给你送到交警、城管这些部门全都同意以后才能做这个广告。据我们所知,交警不同意出租车后面做商业性的广告。如果说西博会的广告原则上是应该说单独做西博会的内容,西博会的广告情况不是很单一的,比较复杂的。公益加广告有种情况是不一样的。就是像它这个情况是德意橱柜给他钱呢还是没给钱,或者以别的形式赞助什么东西,这我们都不太清楚了。一般的情况下这种公益性广告有可能这个企业提供制作的费用,其他钱他们不会出吧,公益性嘛,市政府有规定的。一般来说各部门会同意的。但是你要做,也要经过产权单位同意,他愿意免费给你做那也可以,但是他要收取一定费用,那么要具体操作单位怎么来给你们操作了。如果不愿意那肯定不行了。   而且据这位工商局的工作人员讲,无论在出租车上发布什么性质的广告,都应该征得出租车所有权单位即出租车客运公司的同意。如果是有偿的广告,就要向出租车公司或个人支付一定的广告费。   说到这里,关于杭州出租车张贴广告一事的真相已经开始浮出水面。一方面,运管部门说,发布广告仅仅收取了工本费,另一方面,从各方汇总的信息看,广告客户已经支付了50万元以上的巨额广告费(这一点我们已经从农业银行,德意电气方面得到了证实)那么,由此看来,在这条广告背后,竟有数十万元的差价成为了黑洞。这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之一。   还有一个问题也令我们费解:在宁波、绍兴等地都纷纷通过市场手段用公开、公平、公正地办法选择广告公司的时候,为什么,杭州市的运管部门却对出租车广告这块资源总是那么割舍不了。先是随机选择广告公司,后又是随机选择广告客户,最后竟动用了公共权利,对一些出租车车主进行行政处罚?这样的现象究竟说明了什么呢?   还有,如此兴师动众的广告制作及发布,竟没有主管部门的审查批准,是有关的经办人不了解办事的程序还是因为这件事本身就经不起审查?   对于这一连串的问题,我们特别希望听到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的观点和评论 听众朋友,关于杭州出租车广告的事件,我们已经连续两天追踪报道。阳光行动记者围绕这一事件的调查,所发现的诸多疑点,已经向省政府纠风办及省运管局领导作了通报。有关部门一旦介入,事态有了新的进展,我们阳光行动也将在同一时间如实报道。   本期节目听众参与热线电话内容概要:   听众一:   我认为这些出租车,他们自己花钱买车,他们有自主权,然后上面的单位向他们 强制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而且事情已经成为事实了,如果你不出钱,跟那种公益事业相比的话,他自己那辆出租车不贴就不贴了,反正相抵了,事业与事业之间,单位之间办什么事情也肯定有钱的。像公益事业是政府行为,还有出租车贴了也是有钱的,如果这个钱有的话那么司机好象更加冤枉了。   听众二:   出租车是一个城市的窗口,对一个城市的形象是至关重要的,应该不能随便去做 广告,像一个建筑物随便乱搞一下,你做这样,我做那样。形象肯定不行的。即使要做也要做公益性广告,也要统一,还要考虑到出租车的安全,比如出租车倒车安全问题,外观也要多考虑,不要随便去贴广告,要不外观很难看。但是我认为,象公益广告略带点商业性的广告,公司方面可以收一定的管理费用,同时也要考虑到出租车司机的利益。   听众三:   我听了以后感到很惊讶,市政府有关部门怎么老是跑在市场经济的屁股后面,人家降价了,他出来要给你了,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昨天,车管所他说贴了个标签就影响车容,那广告贴上去为什么不影响车容呢?所以我们想到这是一个反腐败的斗争问题。   (采访:赵霞、王建中、林丽平 主持:赵霞  监制:陈吾升)   阳光行动连续追踪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事件,知情群众踊跃提供调查线索,阳光行动记者的明查暗访正在一一展开。一个被精心遮掩的事实真相开始浮出水面,浙江省运管局负责人表示,将对此事件进行调查,杭州市运管局目前尚未正式表态。 关注杭州出租车车身广告:事实真相浮出水面 (2003年11月13日) 在线收听本期节目 听众朋友,我们阳光行动节目已经连续两天为大家报道了杭城出租车张贴广告引发的争议,以及由这场争议延伸出的出租车车身广告背后的一些内情。杭州市运管部门要求全市7000多辆出租车必须统一张贴规定广告,违者将被罚款或者扣点,这一作法引起了广大驾驶员的争议。采访中,运管部门说做的是公益广告,企业只是需要出一点印刷工本费,自己没有拿过一分钱;而记者通过明查暗访,了解到企业至少出了50万元以上才作了广告;杭州市工商局明确表态这些广告未经审批,而且无论什么性质的广告,都应该征得出租汽车所有权单位同意。可以说,事实真相开始浮出水面,那么如此大的差价又落到了谁的手里?   报道播出后,在听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大家都对这一事件提出了强烈质疑,认为有关部门应该对车身广告的背后隐藏的内情进行追查,特别是一些出租车客运公司和驾驶员朋友也纷纷踊跃提供调查线索。   杭州一家大型出租车客运公司还给我们发来了传真。传真的大致内容: 在昨天的广播中收听了有关出租车做广告的权益问题,深为你们维护出租车企业 、车主的合法权益、维护市场经济的公正、公平所作出的不懈努力表示由衷的谢意和钦佩。做为业内人士,谈了自己的观点:   运管处的这种行政作为有违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不是依法行政。   提出问题,掀开了盖子,目的是为了解决问题。对于过去,我们还是应该着眼于向前看,对以前的说清原委是为了今天能够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   参照宁波、绍兴的做法,在阳光下操作,尊重企业、个人的自主权,制订新的《出租汽车广告发布程序》,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把坏事变成一件有利于各方面的好事。   许多驾驶员也向我们表达了自己对车身广告问题的看法和意见,对运管部门的说法和作法表示惊讶和气愤。      司机:反正我们认为出租车车主对公管处让我们贴广告是侵犯了我们的利益,因为商业性广告必须对我们业主有回报,因为营运权是我们个人的,车也是我们个人的,你要在我们车上贴这个广告,你必须要答复清楚,要不就全部是公益性广告,我们没话说,但你现在带了商业性广告,你必须要讲明白这个钱用到哪里去了?这个里面水分是很大的,现在这个差价究竟到哪里去了,我们业主都不明白。   司机:我质疑首先是运管部门做这个广告,自己的手续合不合法,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没有得到我们经营者的同意,擅自强行的一种行政行为,要我们必须要贴,不贴就要处罚,这种行为合不合法?作为我们经营者本身,我感觉到已经受到他们的侵权,做这个广告必须要得到我们的同意,如果我们不同意就不能给他们贴。但现在他是强行要你贴。现在是商业经济的社会,我认为这个广告一定是有价广告,不可能是个无偿的广告,这个广告既然是贴在我们车子上,就应该给我们有偿的,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 这几年过来了,一分钱都没拿到,而且比如每天晚上要去洗车,把广告洗掉了,后来遇到运管部门路查,查到时说我们是违反了车容车貌,要处罚。这个行为我觉得非常武断,非常不讲道理。你给别人做广告,你会不拿钱吗?我第一个质疑你,我们现在没拿到钱,这笔钱到哪里去了?我希望相关部门能彻底地查一下。   运管部门在接受我们阳光行动记者的采访时说,出租车驾驶员有义务宣传杭州、宣传西博会,对于这种解释,不少驾驶员也有话要说。   司机:我个人认为权利和义务必须明确。如果登广告必须要跟有关部门签定合同,约定时间,必须付费用给我们,这是我们的权利。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权利都给他们剥夺去了,现在只有义务,没有权利,我们很苦啊!   有司机指出既然是要宣传杭州,既然是公益广告,为什么政府机关的车子不带头张贴这些广告,同时他们认为张贴这些广告,影响行车安全,曾经就有驾驶员送客户到上海,因为后窗上贴的广告而被当地交警罚了款。   司机:机关政府的车子,他们没有贴这个公益广告,作为表率,应该是他们的车子先贴,而且他们这个车子贴出来之后倒是无碍安全性的,出租车是营运性的车辆,晚上倒车时是相当危险的,因为贴了广告之后的后视是看不清楚的,所以我们到车管所去验车时,他们要我们把广告撕掉。曾经有个车子送客人到上海,被交警罚款。为什么?就是车子上的广告贴得不符合安全性。现在的问题是它既然有这么的的危险性,为什么还要强制我们贴呢?我们感到非常不理解,而且这个广告按理来说政府部门既然要做表率作用,你政府部门的车应该先贴出来。然后再征得我们的同意,要在保障安全性的前提下我可以给你贴,如果有安全隐患,我们也不能给你贴。驾驶员现在在发牢骚,但是却很无奈,因为你不贴,运管部门要处罚你。   在我们昨天的节目播出后,有位(知情)听众向我们提供了一份杭州江南广告有限公司和杭州华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双方签订的在出租车车身张贴广告的协议书。这份协议书的大致内容是这样的:杭州华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今年3月20号到今年9月1号期间,在杭城5000辆出租车后窗上方发布规格为8.5*112厘米的广告。双方还约定因为印制、张贴等原因可能引起广告破碎、霉变、脱落等情况时,必须适当加印补发,为此广告印制数量为出租车的120%,总计6000张,共计人民币18万元。   同时,又有一位知情者向记者透露,每年西博会都有公益广告硬性任务摊派。杭州市运管部门都把这些宣传任务交给一家名为杭州鸿运经营服务有限公司来代理。这位知情者还向记者提供了这家公司的电话号码。记者以一个同样想在出租车上作广告的客户身份,拨通了这家公司一位姓沈的经理的电话。   记者:我们想要在出租车上做广告,该怎么办?   沈:西博会我们交通局接到的任务就是出租车宣传西博会,他没有钱拨下来,交通局是委托我们,运管局委托我们这件事。你要做广告的话到明年7月份到8月份再来。时间我现在我没办法给你约定的,万一市政府有什么规定,你也是要无条件下来的。如果交通局有任务,你也要无条件地给他,要服从局里和市政府的。明年5月份再打电话给我,要做广告的话最好是一个单位,广告内容是要符合工商局批准的。   但是令记者不解的是,记者事后通过114查号台获知,这个自称为鸿运的公司的电话号码,在114电脑上显示的单位正是杭州市公路运输管理处,至此,这家承接出租车车身广告的公司和肩负监管职能的杭州市运管部门又多了一层神秘的关系。   而在采访中,也有司机证实,这家位于杭州塘河路上的鸿运公司事实上就是杭州市运管部门的三产企业。   司机:本身这个鸿达公司是公管处的,自己搞了几百辆出租车,后来它更名为鸿运,是公管处下面的公司。对外我们都知道鸿达公司是后来到了新塘路之后变为鸿运公司的。   据了解,其实在驾驶员中对硬性张贴广告的作法早有异议。两年前就有司机对广告一事进行过调查。结果他所获得的情况与我们记者暗访的结果基本一致。这位驾驶员也向记者讲述了他向在出租车上作广告的银行索取广告费的经历。   我也是个出租车司机,对强制性地贴这种广告,心里感到不是个滋味。我也是个体户,你强制性地在我们车上贴广告,如果这个广告在洗车洗破了还要我们花钱去买,这种做法是没有道理的。上次农行在我的车上贴汽车贷款的广告,我就到农行去吵,要他们给广告费。行长说我们已经出了50万的广告费了,我老去找,他最后就送了我一些礼品。广发银行也在出租车上做广告,我又去要广告费。广发银行的人也送了我一根项链和一块手表。我把这事告诉了很多出租车驾驶员,他们有几个也去银行要广告费了,结果也都拿到了礼品。   更令司机们不理解的是,如果车身广告有破损,脱落,他们必须要花钱购买广告宣传条幅,重新张贴。   司机1:我们给他做广告还要我们付钱,车管所验车,验车的时候后面的广告纸一定要撕掉的,不撕掉是不能验车的。验车验好了不是没广告了吗,在车站码头就要接受检查,把我的营运证扣去,然后到塘河新村花10元钱买一张广告贴上去,再把车开回去,他检查之后再把营运证还给我。   司机2:本来车子是我们自己的,带有商业性的广告我们有权拒绝的,但是现在没办法,因为他垄断了,我们也只好贴在那里,而且要自己花钱去买。我也有这个情况,一次是换车的时候后面的广告要重新贴过,就是上他们那里买的。还有一次是验车撕掉的。我朋友也碰到这种情况的,就是广告破损之后就说你车容车貌不整洁。   而我们节目前面给大家介绍了杭州华绫房产公司与杭州江南广告公司签订的广告协议。协议中已经明确作广告的企业要承担广告破损、脱落等情况造成的损失,并加印补发广告宣传品,宣传广告印制数量为出租车的120%,那么,为什么又会让司机再自己掏钱买呢?   说到这里,关于杭州出租车张贴广告一事的真相已经浮出水面:   虽然,运管部门只承认收取的仅仅是印刷广告的工本费,但是有更多的事实真相表明,广告客户所支付高额费用已经远远超出了印刷成本。   虽然,广告监管部门解释:出租车上的广告必须经过审批,而且必须征得车主同意,而目前杭州市运管部门的做法恰恰违背了这二点,出租车司机与运管部门争议的焦点也在这里。   杭州市运管局对杭州市出租车市场肩负着监管的职能。如果用好手中的权利是执法部门必须面对的问题。人民满意不满意应该作为一条标准,因为老百姓希望通过政府监管来营造一个公证、公平的竞争环境,但是从连续三天的报道中,我们发现运管部门的某些做法违背了这一原则,比如说,不贴广告要罚款扣点、广告破损之后,需要自己掏钱买广告。这样做法对司机而言是及不公平的。又比如说,一条广告有几十万元的差价,这对广告公司来说是多大的一笔利润。宁波、绍兴等地都采用公开招标的办法来选择广告公司,而杭州的做法却是暗箱的,是内部指定的。这不仅对广告同行而言不公平,而且对广告客户而言,也丧失了许多谈判的空间,因为车身广告的发布仅此一家,最后只能由广告公司来一口定价。   阳光行动关注追踪杭州出租车的车身广告问题的报道已经连续三天了。需要指出的是:在杭州出租车广告的问题上出现这么多不正常的现象,的确值得我们重视。我们阳光行动节目记者已经就这一问题,分别向省政府纠风办领导及浙江省运管局局长作了通报。   省运管局局长张平平在听取了我们的情况通报之后表示:省运管局欢迎电台对运管工作所做的舆论监督,张局长表示,在出租车广告问题上,宁波、绍兴的做法方向是对头的,对我们报道中提及的杭州运管部门的做法,他们将进一步调查核实。截止今天上午为止,杭州市运管局方面尚没有对媒体正式表态,我们也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   本期节目听众热线参与内容摘要:   1、 我是杭州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上次我车上的广告破了,到火车站就把我的营 运证扣了,说车容车貌不整,要我再买一张广告贴上再还我营运证。我说这是什么道理?广告我免费给你做了,广告的成本还要我出,这是没有道理的。杭州市运管处这个广告没有经过工商部门的审批是非法广告,我们在做非法广告,我们没有这个义务的。我认为杭州出租车的广告应该撕掉了除非是和我们签定合同的,我们没话说。希望电台大力支持将这件事情搞清楚,还我们出租车一个公道。   2、 觉得这个节目做得很好,我本身是个出租车司机,几年下来没拿到一分钱,这方面的管理出现了漏洞,要求有关方面如公安局,检察院着手调查、严惩。以平民愤。   3、 这样的作法完全是不对的,既然是硬性的广告,应该双方有一个协议,不能强硬要求。而且广告本身的发布也有规定的程序,这个程序是否完善,是值得注意的。   4、 现在我们已步入法制社会了。我认为我们的有些管理职能部门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在搞自己部门的一些利益。有些东西,如果是公益性广告的话,不光是我们出租车司机做,做的话,包括你自己的车子,政府部门有些地方都可以贴上去的。但是你自己一边在做商业广告,一边在赚钱,我们这里呢,利用行政手段,不贴还要罚,这些做法真让我们想不通。再一个,你在我们车上贴广告,也要跟我们商量一下。   (策划、采访:赵霞、林丽平 主持:伟雯 监制:陈吾升)   作者:  编辑: 于妍  来源: 相关稿件: [进入论坛讨论]

上一篇:大同市首辆新能源电动出租车上路运营

下一篇:劳斯莱斯、兰博基尼、奥迪围堵出租车 事发南宁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地址:深圳
手机:微信号:longtai996
邮箱:3530171779@qq.com
QQ:3530171779
  

© 2011-2018 深圳的士票 Copyright 2012 Company All Right Reserved